妳曾经看着镜子,痛恨里头的倒影吗?《玩美诅咒》书摘转载 妞书僮_奥秘要闻_大发dafa体育_必赢官方网站437
主页 > 奥秘要闻 >妳曾经看着镜子,痛恨里头的倒影吗?《玩美诅咒》书摘转载 妞书僮 >

妳曾经看着镜子,痛恨里头的倒影吗?《玩美诅咒》书摘转载 妞书僮

2020年07月02日 来源:http://www.uieedl.com

一眼看过去,银圣地这个镇上的房子白得简直像一排一望无际的牙齿。望着那条弯弯曲曲穿过社区的路,就像将一面镜子对着另一面镜子,然后注视着整个世界无止境地扭转、蜿蜒。

即便此处经过特别设计,刻意不要有任何地标,如果努力去找,还是能找到:像是那棵向着人行道突出一根树枝的榕树,沥青上厚厚的油漆髒汙(当然是白的),从承包商的卡车后面滚下来的罐子。每个不一致的地方都是这片景色里的小小疤痕,而且随时都有被无敌的住户公会去除的危险。

每几百英尺就有一条车道,搭配一整落的邮筒和一排客用停车位,因为你的客人就一定要停在你的车道,绝对不能停在街上(这是天理不容),而这还只是百万条规则的其中之一。比如:不可以养超过二十五磅重的狗,窗户上不能装有饰品,垃圾桶就像灰姑娘一样──一次只能露脸几小时,如果过了时间,传票就会堆得像什幺一样。

但是,先不管这些极为不自然又表面的诉求,这个住宅区的感觉,就像是如果没有人提出更好的做法,就先这样凑合似的。下雨时,水沟满到不行,至少得跳四英尺远才不会弄溼鞋子;风大的时候,街上成了巨大风洞,吹得人冻到骨子里;甚至还会用砂砾和碎叶组成的小行星带攻击人的眼睛。

我们在二十九号住了一年,只认识一家人:二十七号的莫尼恩家。他们会付我一天五块,叫我在他们去度假时帮忙餵猫。

但说真的,本来可能会更糟。

这样一个封闭的地方,还有一件事得提──这里完全没有任何令人惊讶的事物。

银圣地路二十九号,跟我们的旧家是全然的相反:

很现代、枯燥、平凡、机能高、简洁、正常。

最重要的是,这里完全没有丧心病狂的鬼魂。

这样最适合我们家。

一片髒兮兮的泥巴、几滴乾掉的血、少许砂石、让他的长袖T恤紧贴在背后的那片闪闪发亮的汗水……虽然如此,我仍然很想一头扑进卡特.布隆的臂中,宣告我永垂不朽的爱。

但我是不会这幺做的。对我而言,「那三个字」不该在这汗淋淋的八月週六下午,像甩飞盘一样随意抛出这分感情。

再说,我也不是走飞扑的路线。就算他洗得乾乾净净,身上也没沾到血,卡特也不是喜欢女友飞扑他的男生。

我的确甩了车门,但这不一样。他下车时,重心落在左腿,不禁缩了一下。走到我家前门时,他的膝盖、大腿还有不知道什幺地方掉下了一些鹅卵石。应该是在我们登山时弄到的。

「是你自己不好,」我边取笑他边拿出钥匙圈。「你拖慢跟你一起出赛的人,然后又先偷跑,这样不会有什幺好报应的。」

「是这样的吗?」他问:「我差点都要忘了──毕竟妳三十五秒前才又提过一次。」

我打开门。卡特像只训练良好的狗,在门口踩脚垫那里犹豫了一下。「我不想把地上弄髒。」

「不用担心,」我说:「反正我週日都会擦地板。」

他歪着头。「我还以为妳是週三擦。」

镇上的房子基本上主要部分都是一个回声不断的巨大房间,包含厨房、餐桌和起居室;有条走廊延伸向左,在转角弯过去,以便藏起卧房。

「来吧。」我领路走向食物储藏室,那里放了急救箱。

卡特跟在我身后走进厨房,站着不敢动,很怕碰到任何东西。我把毛巾弄溼,擦掉他的手掌上的泥土和血。他用手掌避免自己从山上滑下来(但只成功一半)。

「妳还没回答我,」他用低沉的嗓音说:「妳是一週擦两次地吗?」

「这会有点痛喔。」我在他手上喷了一层杀菌喷雾。

他缩了一下,又让两掌恢复平稳。「我取笑妳的强迫症时不要转开话题。」

「这不是强迫症,」我说:「我只是喜欢东西乾乾净净。」

「我就不乾净。」

「的确,」我说:「但如果是你……我愿意破例。」

他俯身靠近,用两只手腕把我拉近。我垫起脚尖迎上他,我们亲吻彼此。

如果要形容亲吻卡特的感觉,应该会是这样:就像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里坐云霄飞车;先往下狂冲,过了一阵子会觉得自己身轻如燕,想把双手举到空中、放声尖叫。

一会儿后,我脑中冒出一个念头,抽身离开。「你得先处理这些血渍,然后再用冷水洗所有的衣服。」

卡特凝视着我的双眼,从我脸上拂开一束粉红头髮。「妳真是疯了。」

「你可能得用牙刷把这些泥巴弄掉。如果你没有,我留了一些多出来的旧牙刷。」

他对我露出一个贼笑。「我在这世界上最想要的就是待在妳身边,而妳最想要的是把我的髒衣服弄乾净。」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边说边把他的脸往下拉,靠近我的脸。「我两个都要。」

我们再度亲吻,磁砖檯面的边缘在我背后压出冷冷的一条线。卡特一手搁在我肩上。

「唉呀!」他边说边急忙退开。「对不起。」

「没什幺,」我低头瞥了一下,看到我的萨里老鹰T恤上有两个红色小血点。「这东西也不是什幺传家之宝。」

他低下头,嘴脣相当靠近我的耳边,感觉十分诱人。「妳一定会想先处理一下那个,」他低声说。他的气息让我产生一阵阵颤抖,直达背脊。「用温水洗。」

「要用冷水!你都没在听我说话!」我从他怀里溜出来。虽说我应该会很乐意让这段时刻继续下去。我父母不会在意卡特在他们出去时来家里,但那只是因为他们信任我们,不会在厨房花上大把时间耳鬓厮磨。

「我一天内只能学到这幺多,」他说:「比如这个:耍小聪明的人绝不会胜出。」

「耍小聪明的人会狠狠滚下山,跌个狗吃屎,」我说:「最后在身上那些莫名其妙的部位嵌满砂石。」

我仔细打量他整个人:新的网球鞋刮花了,膝盖一块红一块白,短裤全是泥,衣服髒兮兮,而且扯鬆了。

「我知道妳在想什幺,」他说:「一个屁股上嵌了一堆小石头的男生,怎幺还可以这幺令人难以抗拒呢?」

太阳从厨房窗户透进来,在他被夏日晒黑的皮肤上投下光芒,使得他的金色鬈髮看起来像是一股股金丝线。

我对他微笑,不想打扰这完美的一刻。

「今年会是个好年。」他说。

「会是最好的一年。」我说。而我也真心这幺相信。我有个将要当上学生会长的男友,完美的知心密友,甚至跟父母相处愉快。在这个瞬间,似乎没有任何事物会出错。

他向我伸出一手,我握住。当我们腻在一起时,我从眼角余光看到一样东西:房中某处的光线出现变化。

抬起目光的瞬间,我狠狠往冰箱一靠,活像是见到鬼了。

那不是鬼──但够接近了。

我妹妹凯西。她穿着一件鬆垮的黑色T恤和运动裤,站在走廊尽头。她的长髮编成辫子,曾经圆润的婴儿肥脸庞变瘦,颧骨因为明显的阴影显得突出。她的双眼周围有淡淡一圈苍白半月。

不过半个心跳的时间,我已经横越房间,狠狠扑向她。我们倒在地板上,四肢纠缠着压在彼此的身体底下。

「小艾!」她结结巴巴地说:「等一下!」

「不要动。」我边说边抓住她双手的手腕。

「小心!」卡特说。他冲向我们。「我来叫警察!」

「小艾,住手!」凯西的尖叫在这一团乱中杀出重围。因为突然安静下来,我才发现她没有挣扎。

「妳在这里做什幺?」我逼问:「妳逃跑了吗?」

「逃跑?才没有,小艾,」她说:「我回家了。我可以回家了。」

本文摘自《玩美诅咒(坏女孩不死2)》

妳曾经看着镜子,痛恨里头的倒影吗?《玩美诅咒》书摘转载  妞书僮

妳曾经看着镜子,痛恨里头的倒影吗?《玩美诅咒》书摘转载  妞书僮

★ 畅销作家*笭菁*好评推荐

★ 好读网Goodreads破万则四星以上评价!

★ 美国亚马逊网书四颗半星超高评价!

妳曾经看着镜子,并痛恨里头的倒影吗?

如果只要付出一点点代价,就能改变一切呢?

艾莉莉丝能在一切太迟之前发现古书的祕密吗?

森林里的阴影怪物是什幺东西?

当她们找到最后一名社员时,会发生什幺事?

她们必须付出什幺样的代价?又要如何才能安全脱身?

出版社:脸谱

作者 凯蒂.艾兰德(Katie Alender)

毕业于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电影学院,目前住在洛杉矶。她是一名製作人,也是作家。如果她没在写小说或製作电视节目,可以在缝衣间里发现她正在帮她的朋友或狗狗(又或者是朋友的狗狗)做些东西。她喜爱阅读,爱吃美味又高热量的食物,跟她的丈夫克里斯和宠得不得了的查理斯王小猎犬温斯顿一起消磨时光。《坏女孩不死》是她的第一本小说。

 
上一篇:
下一篇: